short spoken

作者:洞见YoYo

静者心多妙,超然思不群。

十九世纪末,有位年仅十六岁的德国年轻人不幸被勒令退学。

于是跟随父亲前往米兰继续学业,但却没有一家学校肯收他。因为他超龄,没有中学文凭,更甚至,沉默寡言,看似木讷呆愚。

无奈之下,少年只身来到苏黎世碰运气。幸运的是,当地大学的校长对他颇为赏识,推荐少年去小镇的中学复读。

在那里,老师们逐渐发现,这位沉默的少年丝毫不愚笨,更甚至,是天才。

这位少年不是别人,正是阿尔伯特·爱因斯坦,全世界最伟大的物理学家,哲学家和思想家。

静者心多妙,超然思不群。

人世多纷杂,千万不要小瞧那个不说话的人。

不说话的人

更懂倾听

曾任美国总统的卡尔文·柯立芝说过这么一句话:

“从没有人是因为听太多而被开除的。”

人际交往中,那些善于倾听的人,往往更富有魅力。

而比起巧舌如簧的“雄辩家”,一个不说话的人,更懂得倾听。

在我的众多朋友中,安安从来不是最夺目的存在,但却最能给我安全感。

安安话少,沉静内敛。一群人叽叽喳喳说个不休的时候,她总是带着笑意侧耳倾听。

不会自来熟,也不出风头,但却最能让人卸下防备。

海淀区位于北京的西北部,总面积426平方公里,古为燕蓟之地,金、元、明、清四朝古都的郊外边隅之地,现在,这里是以秀美的西山风景为依托的颐和园、圆明园等皇家园林聚集区,是以北大、清华等高等院校研究机构构成的现代科学教育和研究之地,是以中关村为代表的当代“新科技时尚之窗”。让我们先来读读下面两段文字,闭上眼像小编一样想象一下荷花盛开的瞬间,夜晚的美景。

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,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。叶子出水很高,像亭亭的舞女的裙。层层的叶子中间,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,有袅娜地开着的,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;正如一粒粒的明珠,又如碧天里的星星,又如刚出浴的美人。微风过处,送来缕缕清香,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。

月光如流水一般,静静地泻在这一片片叶子和花上。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。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;又像笼着轻纱的梦。虽然是满月,天上却有一层淡淡的云,所以不能朗照;但我以为这恰是到了好处——酣眠固不可少,小睡也别有风味的。月光是隔了树照过来的,高处丛生的灌木,落下参差斑驳的黑影,峭楞楞如鬼一般;弯弯的杨柳的稀疏的倩影,却又像是画在荷叶上。塘中的月色并不均匀;但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,如梵婀玲上奏着的名曲。

Lotus

这两段文字相信大家再熟悉不过了,朱自清先生的《荷塘月色》。朱自清在《荷塘月色》的末尾署明了写作的地点:“北京清华园”,但这个月色掩映的荷塘究竟是在哪里,却引发了不小的争议。

Lotus

清华园内有大小两座池塘,塘内皆植有荷花。小池塘在“水木清华”,旁有一座“自清亭”的雕像,还有一尊朱自清塑像,很多人就因此把这座池塘附会为《荷塘月色》中的荷塘。其实,荷塘漫步的故事发生在海淀区清华大学的园中园——近春园内,也是朱自清先生的故居。今天就和大家来说说朱自清先生和近春园的那些事。